基督教通訊

【新生命手記】之八 :K與亞洲神祕教大修行者C【問答】

【新生命手記】之八

【題目】K與亞洲神祕教大修行者C【問答】

────談談「宇宙本體」與「無我之道」

◎宋澤萊

C以前是中學的老師,年紀輕輕時,就品性高潔,不羨慕世間榮利,勤奮求道,具有敏銳的慧性,宗教天分很高,年紀比K小5歲。K也是中學的老師,早年身體欠佳,自認生存在世間無益,徒然浪費他人米糧,曾經沉迷亞洲的神祕教,追求解脫,一度進入台灣北部的禪堂去習禪。在禪堂裡,C與K就相互認識了。

K先一步開悟見性,參破《無門關》48個公案,能瞭解《大藏經》裡首要經典的對錯深淺,開始寫了一些禪修經驗的書,並關切起歐亞大陸的神祕教。K就把開悟見性的心法告訴C;C就照著K的心法去做,不久也參破了《無門關》48個公案,並且也很快能理解歐亞大陸的神秘教。

C畢竟走得比K實在,幾年後,他終於拋棄教職,削髮出家,並留學日本,學禪數年後回台。由於禪藝精深,不久就成為有名法師,自己買地蓋寺,並經營一個禪堂,為信徒舉辦禪七訓練,深受各方重視。

K繼續過著不如意的世間生活,由於意志力薄弱,最後結婚了,過著更加不如意的生活,只能以打坐參禪為藉口,終日浮沉於虛無的境界中,逃避這個世界帶給他的壓力。有一天,K發現自己的「我」不見了,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找到「我」,這個世界看起來還是與以前一樣:紅的一樣是紅,綠的一樣是綠;山河大地還是山河大地,宇宙星空還是宇宙星空;色受想行識還是色受想行識,但是就是找不到「我」。他大叫一聲,說:「我證入涅槃無我了!」

K又寫了一些有關「涅槃無我」的書;並且趕快找到C,告訴他在一切的禪境上,還有一個「涅槃無我」的世界,只要我們用一種特殊的「內觀的觀察法」,就可以證入這個「涅槃無我」的世界。C也非常敏銳,他立刻問明這個方法是怎樣的一種方法,來源在哪裡。K就教他如何用原始佛教的「觀察五陰」方法或小乘佛教的「四念處」方法來獲取「無我」的境界,並且告訴他這些方法來自於公元前600年的原始佛教釋迦牟尼及其弟子的心法,也是如今小乘佛教所傳的唯一佛法。C照著K的方法去做,不久也證入了「涅槃無我」的世界中去了。

C仍然非常敏捷,他立即把禪堂交給別人代為經營,起身到泰國去;並且進入一家有名的國家寺院去學習,得到更為顯著精湛的成果。之後,去到馬來西亞,在那裏開闢一個道場,他把大、小乘的心法融合起來,能因應更多人的選擇,因此信眾非常的多;年紀過了50,那裡的人都說C已經是一個阿羅漢,與覺悟的佛陀沒有兩樣了。

K仍然過著不滿意的生活,困守在他的家庭中,他雜七雜八地學習著自認應該學習的東西,想要掙脫人生更為難解的困惑,以及生命裡無法解決的問題。比如他還像小學生一樣,問著一些只有劣等生才會問的問題,比如他竟然問自己說:「人為什麼一定要死亡、消失?死亡、消失是一種必然嗎?」沒想到在年紀過60歲以後,他忽然發現自己身上有了一種「新生命」【也就是新的自我】。什麼新生命呢?那就是耶穌所說的:「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终。」的新生命;至於自己的老生命【也就是舊的自我】呢?K只能說:「它不見了,不知道去了哪裡!」K非常滿意這個新生命,覺得人正常起來了,比較像是一個真真正正的人了。以前的自己算是魔鬼的兒子;現在算是神的兒子了。

K開始在網路上寫一些有關「新生命」的雜文了!

有一天,K接到了一通電話,原來是C打來的。C先問K安,關切起K目前的狀況,最後提到他不能瞭解K在網路上所說的「新生命」到底是什麼?K就說這個問題很難在電話裡一下子說清楚。C就說他已經回台灣了,過幾天他要來找K,希望K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

幾天後,C果然來找K了。底下是他們彼此問答的幾個重點:

C:「我先向您報告一件不好的消息!」

K:「請說不要緊。」

C:「我們馬來西亞的道場本來有用您寫的原始佛教的書當教材,不過最近找不到書了。因為大乘佛教的法師把您的書買來燒掉了,他們說您批評大乘佛教,非要把您的書燒光不可。」

K:「這件事我知道;不過我最近不在乎這件事了。要燒就趕快,我並不憐惜我的任何一本書。」

C:「您的看法使我很吃驚。」

K:「燒書是華人的天性之一,抑止不了。」

C:「我先問一個問題:您說的新生命是一種永遠不死的生命嗎?」
K:「的確是。」
C:「怎麼說人能永生不死?」
K:「『死』這個字是意味著『不存在』,但是新生命是『永在』的,只要還有時間,祂都『在』,所以說祂是所有時間的始初,也是所有時間的最後。這種生命是來自上帝的生命,由祂分賜給人;當然不是父母所生的這個只能活百年的生命。」
C:「不過大乘佛教也說人的生命是可以不死,您的說法就比較高明嗎?」
K:「這一點的確是有些雷同;但是,新生命是不需要輪迴、往生、去死的生命,這一點很不同。大乘佛教所說的生命是必須分段去輪迴、往生、去死,是很可怕的一種生命樣態,如果落入了地獄,誰都受不了。」
C:「嗯,所以我始終不認為大乘佛教是一種能解決大問題的宗教,就這一點來看,你的新生命很有特色。」

C:「我再問您一個問題:您說您擁有上帝所賜的新生命,這和大乘佛教所說的人證入了『宇宙本體』,也就是說人證入了無邊無際的『空』這個境界有什麼不同?」
K:「獲得上帝的新生命與所謂『證入宇宙本體』,也就是與『證入無邊無際的空』根本毫不相干。」
C:「怎麼說?」
K:「我先說一下宇宙是不是無邊無際的這個問題。大乘佛教說空【也就是宇宙本體】是無邊無際的,這是禪定經驗淺薄的修行者的說法。有關宇宙無邊無際的說法,愛因斯坦認為是錯的,因為愛因斯坦說宇宙是有限【有邊界】的,而且宇宙的形狀是一種馬蹄形。我不是科學家,這個道理我懂得不多,因此不談。我要說的是,愛因斯坦說『宇宙有限』的說法與原始佛教的說法相同。在《阿含經》裡,佛陀的弟子阿難說:『我們說「慾界無邊」是錯的,因為你只要上升到色界,慾界就中止了,邊際線就顯露出來了,所以應該說『慾界是有邊的』才對。』我想你是專家,一定知道《阿含經》有這段記載。」
C:「對!五部尼柯耶有這樣的記載。」
K:「所以我們也可以說:『空』是有界限的,當我們越過『空無邊處』,來到『識無邊處』時,「空」就中止了。當我們來到『無所有處』,『識無邊處』就中止了。當我們來到『非想非非想處』時,『無所有處』就中止了。當我們來到『滅盡定時』時,『非想非非想處』就中止了。我想你是專家,一定知道《阿含經》的這個道理。」
C:「我知道,的確如此。」
K:「所以說『空』是無邊無際、是宇宙本體就是胡說!人的視野是有限的,古代的人可能認為地面是無限的,是沒有邊際的;但是航海時代來臨、飛機時代來臨,就知道地面是有限的
C:「的確如此。」
K:「這只是次要的問題。最重要的,『獲取上帝新生命』與『證入宇宙本體』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上帝的新生命並不是宇宙本體。按照《聖經》的說法,不管宇宙有邊還是無邊,都是上帝創造的,最後是會毀滅的。但是,上帝的生命永存、永在。我們應該得到的是創造者上帝的永存、永在的生命;而不是證入被創造的有邊或無邊的宇宙本體。兩者的差別不能以千萬里計!」
問:「啊,原來有歸根究柢與細枝末葉的差別。」


C:「第三個問題是:您說當人擁有上帝的新生命時,舊的生命【舊的自我】會消失、死去;那這個舊的生命【舊的自我】的消失、死去與原始佛教或小乘佛教的『無我』有什麼不同?」
K:「有相同,也有不同。」
C:「怎麼說?」
K:「相同的是說:那個以前的『舊我』不見了。不同的是說:原始佛教或小乘佛教的『無我』是使用一種內在觀察所獲取的結果,假若你不做內在觀察,那個消失的『舊我』還會偷偷回來。對吧?」
C:「你說得不錯!」
K:「所以說,你必須常常做四念處,常常觀察『無我』,精進不斷,這就是八正道的『正精進』,否則你必然喪失『無我』的境界。譬如說,有人說你已經是阿羅漢了,現在有人要請你當行政院長你敢不敢?」
C:「我不敢!當然有人耍嘴皮說有一種阿羅漢是『不退轉』的;但是我不覺得那是真實的。假如我答應當了大官,事情一忙,我沒有辦法作內觀,恐怕那個『舊我』就要回來。五部尼柯耶說:四果阿羅漢聖者會退步成為三果的阿那含聖者。如果我當教育部長,可能會退到二果,甚至ㄧ果也不一定。」
K:「所以說,原始佛教或小乘佛教的『無我』是不自然的。但是,獲取新生命的人的『無我』就比較自然。當你獲得新生命時,那個往日有限的、會輪迴的,會往生的,會去死的,會殺、盜、淫、誑、兩舌、惡口、綺語、貪、嗔、癡的『舊我』就消失,永遠再也見不到了!而且,最大的不同是:我們雖是同樣消失了『舊我』,但是你卻難以擺脫生命虛無的困擾;而我卻有豐豐富富的新生命!」
C:「您的說法叫我感到震撼,我要好好研究一下您的新生命!」
──2017、04、07於鹿港

檢視次數: 68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基督教通訊

關於

© 2017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