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通訊

  • 散文一帖●
    【題目】雄峙如山的生命!
    ◎宋澤萊
    K所住的房子前,有一條小柏油路,不是那種車水馬龍的路,卻也是不缺車輛往來的一條路。由於幾年來施工單位未曾在這裡重新鋪設柏油路,左右鄰居們的生活也比K忙祿許多,所以大家很少自動修補自己的屋前路面,即使屋前長了雜草,也不太理會;特別是隔壁的人家把三層樓房子隔成了6個小房間,租給了房客與和外勞,一屋子6個房客從來不打掃屋前的環境,屋主也不管理,小花園的草長得與人齊高,垃圾亂扔,往往形成一片髒亂。K很看不過去,因此,每隔一段時間,K會替許多左右鄰居做一次屋前馬路的清掃工作

    那一次,K又戴起清掃的手套,拿出長柄剪刀,開始修剪鄰居小花圃裡混亂的花草,再把牆邊的垃圾清除乾淨;後來嫌做得不好,又打開了4包的小水泥包,泡了水,攪拌成泥,拿著抹刀,仔細地把幾個鄰居屋前的坑洞、小水溝的缺角都填補起來,從黃昏一直工作到夜色降臨,忘情地蹲在路面工作著……。就在路燈亮起來的時候,他想站起起來,卻發現他站不起來!

    巨大的左邊腰痛席捲了他的整個人,痛延著皮帶圈,傳遍了腰圍,使他渾身都顫抖起來!真該死,腰部肌肉又嚴重拉傷了!

    K喃喃自語,小心地側著身子,扶著隔壁人家屋前的鐵柵欄,硬性站直身子,慢慢移步到自家的房屋前,困難地舉足跨入客廳,靜靠在沙發上休息起來,他頓感自己肉體的脆弱。

    晚上泡了一個溫水澡,痛才稍緩和下來。

    過了一天,K的妻子想去溪頭的山區爬爬山路,就問K能不能與她去山區走走。腰痛其實還制約著K的走路,使他仍然舉步維艱。然而為了不使妻失望,同時也對自己的脆弱感到不服氣,他竟然說:「沒有問題,我跟妳去,走那一段山路還難不倒我!」

    於是,他們上路了,由妻駕著車,從鹿港,通過彰化,上了快速道路,進入山區小路,經過過一個半鐘頭,抵達溪頭森林的步道區了!

    夏天午後的溪頭森林先下過一場小雨,氣溫格外涼爽,陽光探出了頭,使得綠色的森林更加地亮綠起來。

    由於不能急行,K在山腳下就與妻分開行路了。妻想要去到更遠的神木區,所以她走進另一條小路,往上直走而去。K只能選擇大柏油路,並且把目標放在青年活動中心再過去的一個他喜歡的風景區,慢慢往上走。

    痛還緊緊盤旋在K的腰部,甚至延著腰部向著輩脊,攻擊著他的整個背部,每走一步,隨著腰肌的拉扯,就痛一下。但是K不願意臣服於痛,緩步地向上走著,暗地在測量痛與他的距離,靜靜地感受痛帶給他的種種感受。

    K非常小心,彷彿剛離病床的病人,一步又一步地探路。他也感到,在出發前事先吃的一包肌肉鬆弛劑,似乎正在發揮功效,正把痛抑制下來,使痛舒緩了。
    在走走停停中,80分鐘過了,拐個彎,目的地到了。他在開闊谷地下的路旁椅子旁小心地坐了下來,把輕便的背包放下來,打開了水壺,喝起茶葉水了。

    四周高大的山景立即矗擁到眼前。這時,他才發現一座近身山脈高聳雲宵,正峙立在他的上頭,這座山脈的高聳竟是他從前沒有發現的。也許是下雨後,那山腰的綠樹層層發亮,但是最高處則籠罩在一片的煙雲裡,龐大的霧氣,正在山脈頂端翻攪。

    這時──也許是痛暫時離開他了,在瞬間的釋放中,他忽然感到,這座百丈般拔地雄峙的高山與他不是分離的兩個東西。它似乎與雄峙在自己內在的那個永恆生命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東西。它們像是上帝之城的牆垣,重量萬鈞,綿延向著長空,無止無盡,甚至能永生不死!

    K其實對山脈並不是很有感覺的人,因為他是出生在稻浪千里的平原上的人,一望無際的平野才是他喜愛的。對於山脈,他沒有很多感覺。但是,只是這個瞬間,他忽然對山脈感動起來,那種感覺勝過了平疇萬里曾給他的所有感覺。

    K也想到,不久前他在東台灣的一座新興都市也有類似的感覺。他一向是不喜歡都市的,特別是那些高聳雲霄的大樓。不過,有一天,他坐在那座新興都市街道旁的一個紅磚道上喝咖啡,他突然間覺得眼前幾棟拔地而起的屏風般巨樓與他內在永恆生命並不是分離的兩種東西,它們一樣重量萬鈞,拉拔向著長空,與雲爭高,甚至能永生不死!
    …………
    ……
    ──20190909於鹿港
    【深夜小聽歌】
    少有的壯闊的美國鄉村歌曲!
    請聽看謝爾頓Blake Tollison Shelton為我們演唱:
    God's Country上帝的國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EWGyyLiqY4&fbclid=IwAR38vdnXXqq...

 

檢視次數: 78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基督教通訊

關於

© 2020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