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通訊

【100個笑聲】之一 :老人H與龐克耶穌

【100個笑聲】之一

【題目】老人H與龐克耶穌

◎宋澤萊

H的家門前有一個小花園,在這個暮春的時節,幾棵嘉德麗蘭綻放了花朵,將整個花圃照紅。但是那叢九重葛綠葉勃發,轟然占領半個花園,衝出了黑漆的鐵柵欄,侵入外面的柏油路空間,容易影響他人行車安全;加上角落的大葉草蘭望空生長,越過了圍牆,妨礙了隔壁的住家出入;以及那幾株不耐寒的瓊花已經枯黃了枝葉,必須剪除。因此,在黃昏逐漸深化時,老人的H拿著大剪刀,在小花園整理起來。

此時,暮春還有一些寒意,那顆閃亮著金光的夕陽掛在馬路西邊盡頭,金色的光輝灑落在左右兩排的高樓大廈與這個小小的花園上。

因為必須整地澆水,H把厚重的西裝褲換掉,穿上有兩個大口袋的過膝咖啡色燈蕊絨短褲,淺黃短袖POLO衫,外搭了一件紫色背心。這是十幾年前的一套舊衣服,H在鏡子前照了一下,本來想看看自己是否依然瀟灑,但是衣服都已經褪色,加上自己的年紀也的確是很大了,看起來終究是一個典型的過時老耄,估計不久,除了白髮蒼蒼與佝僂的身軀外,不會再有其他,任何衣服都難以挽救。

H一直想起幾天前起女兒責怪他的話:「爸爸!你總是亂剪樹。不要再把九重葛的紅花剪掉了呀,會使我們家變得毫無特色的喲。」但是,H就是無法按女兒的心願去做,那九重葛如果不齊欄剪成低平,只需兩、三個月,就長高到二個人的高度,雖然長高後紅花當空,非常漂亮;卻也能把房子的前窗遮蔽,同時也遮攔了外頭吹進來的涼風了。

H用自來水把小花園都噴了一遍,那水珠沿著許多的綠葉滴在泥土上,發出答答答的細細聲響。

然後,H舉起剪刀,小心修剪起過度茂盛的九重葛,盡量不剪剛開的蝶樣紅花;只是一想起女兒所交代的話,就更顯得有些舉棋不定。

H就想,這九重葛以及其他大自然的植物,按著生命的法則活下去,生命力是如何旺盛!只要有根存在,就能往上生長,轟轟然占領它所能佔滿的所有時間和空間。雖然女兒擔心樹被過度剪除,但是事實上只要你不修剪,一、兩個月後,這些植物就超過了圍欄;一、兩年後,甚至會高過一個屋頂,能把房子的正面都遮蔽。

H這麼一想,就放心許多,經過了一會兒,竟然剪下一大片九重葛的綠色枝葉,全都舖散在地面上,迫使那叢九重葛彷彿變成一個盆栽,醜陋地曲居在圍欄底下,枝枒暴露。而那被剪下的九重葛枝葉,散落在地面上,層層疊疊,裡頭赫然有幾枝帶著紅花。H才發現不妥當,但是已經太慢了。H不免對自己殘酷的手段感到吃驚!

這時,耶穌騎著一輛響動音樂的紅色哈雷機車來了,停在黑漆鐵製柵欄外,走下來,在門口向H打招呼。

耶穌看起來大概36歲左右。穿著無領的綠色內衣,外搭一件輕薄、不拉上拉鍊的淺褐色皮衣;黑色的七分褲與黑色皮革軍靴;腰佩鑲空鉚釘壓紋大皮帶,手戴不鏽鋼多層次鐵牌手鍊。下巴的的鬍髭刮得乾淨,鼻樑上有黑綠色飛行員墨鏡。最引人注目的,他留了龐克頭,兩邊頭髮剃淨,只留中間豎起的一排頭髮,耳垂掛著搖晃的銀色鐵製耳環。他的打扮酷斃了,整個人看起來很有精神,人高馬大。

以前H有兩次見過他,特別是他手婉上的兩個釘痕還發出微微的亮光。因此,H馬上認出他,立刻請他進來。

H請他到客廳裡坐,耶穌笑著搖頭,只說在小花園坐坐就可以。

於是,H趕快到客廳,搬出來一個小茶几與兩個靠背椅子,放在小花園裡;又用一個景德紫砂壺泡了一壺茶,再用白色的大茶盤端出來,放在茶几上。兩人對坐,開始談起來。夕陽照著耶穌巨大的身子,影子拉得好長。

耶穌向他要了一根菸,於是H去大口袋裡掏出一包菸,兩個人翹起腿,抽了起來。

H說:「老師怎麼有時間到這裡來?」

耶穌說:「我必須一一去拜訪許多人,恰巧路過這裡,就臨時停了車子。」

H說:「我也正想想念您。您一定知道我的近況。」

耶穌說:「我知道。聽說你近來生活有一點隨便。」

H說:「的確是如此。比如說今天吃中餐,我分明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要太隨便,應該去餐廳買個好便當吃吃,但是後來還是自己煮起麵條來了。本來覺得應該在鍋子裡放一些肉、菜之類的,後來都忘了,就放一點魚醬、鹽,煮熟,就把一碗白麵條吃完了事,就算一餐。有時居然忘了要吃早、中餐,就只吃晚餐,轉眼就過了一天。」

耶穌說:「這就有點過份了。我曾經禁食四十天,但是那是為了靈修。你現在不靈修,卻好像禁食。這麼一來,你會把身體搞壞!」

H說:「老師說得不錯,前幾天我太隨便,竟然忘了吃藥,血壓升高,惹來一些麻煩。不過,人老了,總覺得一切不再需要,就吃得少、用得少、睡得少。老了就變成這樣。」

耶穌說:「人老了,多少會有這種情形。所以我才說,人老了就應該要追求重生。人若不重生就不能進入上帝的國,也無法知道天國的真相。換句話說,你若重生就可以既進入上帝的國,也知道天國的真相了。從前有一個猶太教師就問我說:『一個已經老了的人怎麼能重生呢?他能重新進入母胎再生下來嗎?』我就回答他說:『我鄭重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人的肉身是父母生的,打從母腹未生出來就有一個舊生命,只是這個舊生命是不好的,是會死的,會犯罪的,會往生陰間的;所以必須換掉!怎麼換掉呢?那就是靠聖靈換掉它。你不要因為我說必須靠聖靈換掉舊生命而驚奇,那聖靈好像風一樣,隨著他的意思吹動,我們只能聽見他的聲音,卻不知道他從哪裡來,往哪裡去。不過當你信仰久了,有一天,聖靈就會內住在你的身子裡,從此不再離開。聖靈就會展開他與舊生命的鬥爭,引導你知罪、認罪、悔改,最後迫使舊生命消失,聖靈就展現他的『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的特性讓你看到,並且變成你的新生命。從此你雖然感到肉體會老化、衰竭,但你的新生命卻可以永生不死,這就是重生!我曾經把這個生命分賜給你了,你應該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H說:「我的確是有這個生命了;我要感謝老師把這個新生命分賜給我。不過,我還像是一個初生的小孩,無法懂得很多。」

耶穌說:「不會再亂想死亡了吧?」

H說:「我還是與一般人一樣,偶而會想起往生這件事;不過,我現在懂得怎麼選擇往生的地方了。除了有這麼一個地方,它在時間的起頭時已經存在,在時間結束後還存在,才是我該去的地方。除了那個地方,再也沒有一個能適和我、容納得下我的地方。」

耶穌說:「說得好,那就是我住的地方,也是我分賜生命給你的目的。」

H說:「真是感謝老師。」

耶穌說:「 但是,我分賜新生命給你們的意思,並不是要你們輕看現在的肉體;相反的,我要你們好好保住自己的肉體,而不是隨便生活,廢棄肉體。我的本意不但使人有新生命,也包括能使人從朽爛的屍體中復活,因為我有叫人復活的主權。」

H說:「老師說得是,這個我相信。聖經有一段寫著您叫伯大尼人拉撒路復活的故事。當時,拉撒路已經死了四天,屍體都發臭了。您卻到了他的墳墓前,叫人把墳墓的石頭挪開,舉目望天,做了禱告,就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那死人就從墳墓出來了,手腳都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您對眾人說:『解開,叫他走!』這一段故事所描寫的您真是氣象萬千,震人心弦!」

耶穌說:「《聖經》也許寫得比較誇張。」

H說:「不!我覺得恰恰好而已。」

談到這裡,H發現他門兩人早已經抽完第一根菸,於是H又給耶穌第二根菸,點燃,兩個人又抽了起來。

耶穌繼續說:「所以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我有復活一切的主權,尤其在末日審判前,我要叫所有億萬個已經死去的人通通復活,這個規模十分浩大。你信嗎?」

H說:「我信。《聖經》說,在末日來臨,新天新地將要展開以前,您要叫死亡和陰間都交出其中的死人,各人要按照行為接受審判。就在那一剎那,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必死的就變成不死的,這場工程必定非常壯觀。雖然這是未來的事,比較難信,但是信仰總是必須從難信的地方起信,從未見的地方入信,才是真信仰。」

耶穌說:「你說得太好了!信仰就是信那未見的,如果都看見了,還需要信仰嗎?我知道你以前不太相信人可以得到永遠的生命,可是現在你就信了。其實現在就不必信了,因為你已經見證到了。」

H說:「的確,我以前是很差勁的,老師認為我和多馬是不是很相似。」

耶穌說:「你比他強,多馬根本是一個實證主義者。」

H說:「不過我覺得他很率真,這樣的人不多。」

耶穌說:「這都是往事了,我那些學生都很有個性。」

談到這裡,K正想問耶穌有關彼得或約翰的事時,就看到幾個男女經過花園前的柏油路,沿路大聲呼喊。原來是一家人用手推車,上面放一個人,那人的腳滴著血,一道傷口劃過腳掌,肉都翻白了,顯然要去隔壁不遠的醫院求診。這道傷口必定很痛,那人萎縮在車子裡,雙眼緊閉,表情痛苦。

這群人叫了一陣,走了。

四周又恢復安靜。

H這時才發現他們的第二根菸也抽完了。

H於是拿起紫砂壺,替耶穌斟了一杯茶,耶穌用巨大多骨節的木匠的手,把茶端到鼻間,聞了一下,手環、耳環與墨鏡在逐漸轉成紅色的陽光下發出燦爛的反光,龐克的樣子帥極了。耶穌感到滿意,說這茉莉花茶很香。於是,他們開始喝起茶。

耶穌繼續說:「你看看剛剛受傷的那個人,只是一點小傷,就變成那樣。所以我要返回到剛剛說的話,勸你要照顧好自己的肉體。這必朽的身體現在固然是配不上永生不死的生命,但是必須善加照顧,只要有一點點傷害,哪怕只是一根小刺在身上,你就變成那個人,什麼也不能做。」

H說:「對!我必須提高警覺。」

耶穌說:「好,我不打擾你了。還有一些事情要辦,我必須離開了。」

H說:「老師不多坐一會兒嗎?」

耶穌說:「這樣就可以了,以後再見了。」

耶穌說完,又喝了一口茶,站起來,卻又蹲下腰,撿起一枝帶花的綠葉九重葛。

耶穌說:「還有,我要交代你,不要亂剪樹,要尊重生命。你想得不錯:大自然的樹按著生命的法則活下去,只要有根存在,就能往上生長,轟轟然占領它所能佔滿的所有時間和空間。這也就是新生命的本質。你想模仿那些盆栽商人,拚命用手斷剪除它、壓抑它是無益的。同時,你必須不使你的女兒受氣,做父親的要多聽女兒的話。更不必擔憂未來怎麼白髮蒼蒼,你看這一朵花,它不勞苦,也不造作,開放得得多麼實在,它的生存勝過披金戴銀卻自感一切皆是虛空的所羅門王!」

這時,夕陽已經收斂他的光芒,在西邊墜落,換來一片雲蒸霞蔚。

耶穌轉身離開H的小花園,發動紅色哈雷機車,扭開音響,向H揮揮手,朝著馬路那端的夕陽揚長而去,他巨大的身子與機車瞬間消失在西邊那片燦爛的彩霞中。

──2017、05、02於鹿港

檢視次數: 70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基督教通訊

關於

© 2017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