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通訊

你也可以教人說方言﹝靈語﹞!【三】

你也可以教人說方言﹝靈語﹞!【三】

 

--五分鐘教人說出方言的方法

宋澤萊

三、意外教導別人說方言

2004年時,仁宗牧師、成德夫婦、世勛兄常到我家聚會時,就是我學會教人說方言的開始。第一個我教導能說出方言的人就是世勛兄。

那時,我們聚會常談到說方言這件事,雖然當時信義會對教徒說方言這件事採取了保守的態度,但是按照我們的經驗,說方言對靈命的成長具有無比的效力,我們一起禱告時,也常用方言禱告。

因此,就引起了還不會說方言的世勛兄的興趣。有一次聚會時,世勛兄就說他想學方言,要我們教他。

當時,方言說得比較流利的人是我和成德兄。可是成德兄所以會說方言的原因,並不是來自唸頌「哈里路亞」這句讚美辭。他是經由一位新加坡的佈道家的按手,突然間說起方言。也就是說聖靈經過該爲佈道家的手,傳達到承德兄的身上,他因此突然會說方言。他的說方言的能力的取得不像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必須辛苦唸頌「哈里路亞」的結果,換句話說,他不必學習就會說方言了。既然不是學習來的,就不太可能知道教導他人說方言的方法!因此,我就自告奮勇說:「我來教吧!」

說實話,當時我不是很有自信,因為我是經過許多年奮鬥才會說方言的,心裏知道說方言不是那麼簡單。可是,既然世勛兄想學習,我就應該教他,即使當場不能說出方言,以後也可按著我教的方法,自己多加練習,到最後也必然能說方言。

我先告訴世勛兄說:「方言是由「哈里路亞」這四個字轉換成的,當我們將這四個字以極快的速度大聲反覆唸頌,到最後,我們的語音就會顯得模糊;再加快速度,我們的舌頭就會捲起來,說出一種我們所不能理解的話。我們應該在心裡堅定認為我能說出天使的話語;唯一要做的動作就是無所畏懼加大音量,並且加快速度地唸。」

我又告訴他,當他唸頌「哈里路亞」時,我會一再按手在他的頭上,當我按手時,他就加大音量、增快速度。

為了使他知道方言是什麼,我先示範一系列的方言給他聽。我說只要開頭先發出一個母音,不管是AEIOU……之中任何一個,我就能說出一句話,毎句話都不同,我也不知道他們的意思,但是他們的共同點就是舌音特別多,因為那些話主要是由舌頭震動產生的,舌頭是說出方言的秘密所在。我詳細示範說方言給他聽。

於是,他開始唸起「哈里路亞」這四個字,我就按手在他的頭上,鼓勵他加大音量、加快速度。為了不使他失去動力,我就在他的身邊做「少音節的方言禱告」,我用「搭、搭、搭、搭」這種極快的舌音在他旁邊大聲禱告,叫他能超越我的聲音的音量和速度。每當他的唸頌的聲音小了下來或速度慢了下來,我就按手在他的頭上,告訴他:「聲音太小!速度太慢!加油!再加油」我要他忘情地禱告,奮力的禱告,好像一百米賽跑一樣,往前衝刺!

差不多20分鐘後,他額頭有汗,但是唸頌「哈里路亞」的語音模糊了,接著他說出了幾個舌音方言,雖然不流利,但是聲音很大。我再叫他大聲地繼續說,他終於能不停地說出一連串的方言了。

大功終於告成了!

這是我教世勛兄說方言的整個經過,也是第一次教人說出方言。雖然我和他都很費力,好不容易才叫他能說出方言,不過我還是嚇一跳,因為他居然能說出一連串的方言,和我原先預估的不一樣,我本來認為他不太可能會當場說出方言。

我就想:「真奇怪!世勛兄居然這麼快就會說方言了。我努力10年以上才會說方言,他居然20分鐘就學會了,真是不公平!」但是,我真的為他很高興。

就在那時我意識到:原來說方言一定要有人在旁邊教導、鼓勵,一旦缺乏教導、鼓勵,靠著自己單獨練習想說出方言必然會變得無比艱難!

第二次教導別人方言是在距離鹿港不遠的「溪湖全人關懷中心﹝溪湖信義會﹞」,時間也是2004年。

有一次,仁宗牧師安排我到「溪湖全人關懷中心」演講,講什麼就變成難題。當時,我對基督教教理全然不懂,常常一開口就知道自己講錯,根本就沒有講道的本事。我很想不去,却推辭不掉。到最後,我做了冒險的決定,想教溪湖的信徒說方言。

我依然不是很有信心,也不敢說以一個鐘頭的時間就想教導多少人能說岀方言。不過假如能教岀一兩個人說方言,改變這一兩個人的靈命狀況,我就很滿意。因為不論怎麼說,說方言對靈命的果效來說,比聽50次、100次的演講還好!

教導方言的時間是禮拜天的早上1011點,場面可能比較大,來禮拜的人超過20個人以上,有人聽說我要教方言,甚至從遠處趕來聚會。我怕一個人應付不了,因此請世勛兄和成德兄前來幫忙,希望他們能協助我。

果然,前來「溪湖全人關懷中心」參加禮拜的人共有21人,幾乎都不會說方言,這一點倒有些叫我意外,覺得信義會太保守了。

我準備了一塊CD,裡頭大半是祈求聖靈降臨的歌,相當好聽。在開始教導之前,我先播放了這些歌,慢慢等聚會的人全數到齊。在播放音樂時,我隱約發現聖靈似乎在禮拜堂的上頭樑柱間流動著,使我感到有些要醉了的那種感覺,信心因此變得很活躍。

開始教導時,仍和教導世勛一樣,要他們唸頌「哈里路亞」的聲音要快、要大聲;我會按手在他們頭上,會在他們耳邊禱告;他們一定要和我競爭,看誰的唸頌聲音比較大、比較最快。

當時,我使用麥克風,使我的禱告變得比較容易。

我也先示範一遍方言禱告,要他們注意方言禱告就是舌音的禱告。

他們的禱告開始了,我輪流一個一個為他們按手,在他們的耳邊禱告,鼓勵他們大聲、快速禱告。但是人數實在太多,變得有點難以應付,我只能在某個人旁邊待上一、兩分鐘,就離開,換到另一個人的身邊去,好像蜻蜓點水一樣。於是,我把希望放在麥克風身上,我一直用麥克風做「少音節的方言禱告」,使「搭、搭、搭、搭」的聲音響遍室內,我一直要他們大聲、快速禱告,一點都不要他們鬆懈下來!

10幾分鐘過了,我發現有姊妹開始哭了,也有人一直流淚。當我走到他們身邊查看,就聽到他們已經說出了方言。我更努力,依序幫每個人按手禱告,一直說他們的聲音太小,速度太慢;一遇到已經說出方言的人,我就告訴他已經會說方言了,要他們更大聲地禱告。

轉眼間,30分鐘過了,我發現會說方言的人越來越多,有些人的聲音非常宏亮,而且全身震動,非常進入情況。

45分鐘後,我個人已經覺得支撐不下去,聲音變得有些弱了,人也累了,我就宣布停止禱告,結束這場教導。

之後,我叫已經能說岀方言﹝在教導過程中被我清楚認定能說出方言者﹞的人舉手,算了算,共有時7個人,分別是蘇金河、謝世勳、朱霈榛、蘇超聖、陳玉玲、洪玉葉、陳艷紅。當中以蘇超聖的聲音特別的宏亮、標準。另外還有3個人是我認為接近能說方言邊緣的人﹝能說少數一、兩個音﹞,分別是李永堵、周孟軍、廖耿儀。

收穫超過我的預期,居然有這麼多人當場學會說出方言,比率大概是三分之一;換句話說,三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能說出方言;更何況還有一些人也來到了說方言的邊緣。

這次也叫我驚訝不已。

另外,在去年,「鹿港信義會」成立不久,我又在聚會中一起教導了四個人,當中陳文吉、陳文吉的母親、陳文吉的太太能說出方言,時間差不多半個鐘頭,以陳文吉的聲音特別宏亮、標準。這次的比例是四分之三。

還有一次是教了洪淑卿姊妹說方言,時間大約只花10分鐘左右。

又在王功教了余季弟兄說方言,這次最快,余季弟兄大概只用2分鐘的時間就說出了方言。

四、方言的平常性、實用性和操練

我對方言的接觸,到現在為止,已經經過了30年的時間,所接觸的能說方言的人非常的多,不論生手也好,高手也罷,我都認識過。但是並沒有遇到說方言的人有所謂「走火入魔」的現象,相反的,我遇到的會說方言的基督教徒都是相當積極樂觀,他們由於在懂得聖靈的若干道理,變得相當平和有自信,他們因此不會落入「因行為稱義」的偏差裏,能遵行聖靈的教導成就信仰,非常令人尊敬。因此,將說方言妖魔化的作為,在我看起來是要不得的。他們不會說方言,卻也容不得別人說方言,甚至常常嚴重褻瀆聖靈,將來一定會吃到苦頭,我們如果遇到這種人,應該善意地糾正他,以免他一錯再錯,終至無法收拾。

同時,也有人過分高抬說方言的果效,認為說方言才能「得救」,這又是一個極端的看法。說方言能不能得救?這一點我不太能知道。但是翻遍《新舊約聖經》絶對查不到「說方言必得救」這句話,所以說了也等於白說。聖經只有「因信稱義」「信而受洗必得救」這些經文。「信耶穌」才是得救的不二法門,其他都是吹牛誇大。因此,遇到這種不查考聖經的說方言者,我們也應該要勸導他,讓他回到「因信稱義」的道路上,讓他有認識「基要真理」的機會,你不用對他太客氣,以免害了他!

總之,說方言是很平常的,和我們會說英語、日語是一樣的,既不難學,也沒有什麼希奇,以平常的心態來看就好。

另外,說方言有兩個功用:一個是造就自己;另一個是造就教會。在造就自己這方面,乃指可以拉近聖靈、耶穌與我們之間的距離,讓聖靈、耶穌更內住在我們的靈裡;並且越說方言,這種內住就越來越深,這也是很明顯的果效,是不能否認的事實。雖然保羅將說方言的恩賜列在9種恩賜的後面,使人覺得它是「最小的恩賜」,但是在實際的體驗裏,它比「異夢」「異象」更能拉近我們與聖靈、耶穌之間到距離。我們知道,能做「異夢」「異象」的人很容易就變成「先知」,因為聖靈會藉著「異夢」「異象」事先告訴他一些事,看來恩賜是很大的,可惜的是這種人還是無法「時時刻刻」有「異夢」「異象」。因為我們除非睡著,否則不會有「異夢」,也不可能每天有「異夢」。但是,我們卻能「時時刻刻」說方言,也就是「時時刻刻」讓自己深切感受到神與我同在,這是說方言所具有的無可取代的優勢,因此,你能說他是最小的恩賜嗎?

同時,有能力常做「異夢」「異象」甚至「聽到神的話語」的人很少,不像說方言的人那麼普遍,就更令人覺得它重要無比,說方言才是聖靈與眾信徒之間最好的溝通管道,一旦放棄說方言,就等於是截斷了聖靈與信徒之間最好的往來橋樑,這一點值得反對方言的人好好斟酌思考!

當然,我不是說凡是會說方言的人,一定可以和聖靈進行最深刻的交流,有的人雖然會說方言,但是對聖靈的體驗還是無法深入,這就要看說方言的人願不願意努力「操練方言」﹝也就是常說方言﹞來決定。

一般來說,只會說幾個音節方言的人和能長篇大論說方言的人是不一樣的。前者的功力淺,後者的功力深,這是一定的道理。但是,靠著「操練」﹝也就是常說方言﹞,到最後只說幾個音節的人也可以變成長篇大論的人,使之間差別被抹平。怕的就是,有些已經學會說方言的人不再說方言,導致10年、20年後,他依然只會那幾個音節的方言,這就太可惜了!

五、教導他人說方言的方法提要

我再總結教導他人說方言的方法於下:

A、我們的方言來自於唸頌「哈里路亞」這四個字。這個方法並不是「真耶穌教會」的獨創,而是在真耶穌教會成立以前,普遍流行於基督教界的一個方法,本身就是一個大眾性的方言學習法。因為具有大眾的經驗性,除了這四個字以外,我們最好不要使用其他的文字。

B、 在教學生方言之前,老師必須示範說一遍標準的方言給他聽,並且提醒他:方言乃是一種舌音。

C、 一定要提醒學生必須「大聲唸」「速度快」,如此才能轉換成功。

D、教導的人一定要在學生身邊,與他一起大聲說方言。

E、 在過程中,必須常為學生按手,並且鼓勵他:「加大聲音」「加快速度」。

F、 當學生能說出方言時,應叫鼓勵他繼續大聲地說;同時繼續陪伴他說方言,直到結束。

總之,我們一定要親自在旁邊鼓勵學生、提醒學生、激動學生,如此,5分鐘、10分鐘就能說出方言。千萬不可以像真耶穌教會一樣,只是沉默簡單地按手,或者放任信徒一個人在家裏單獨學習,否則學生可能要10年、20年、30年才學會方言。【全文完】

 

 

檢視次數: 10573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基督教通訊

關於

© 2021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