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通訊

【100個笑聲】之二
我不說笑話了,要PO一篇驅魔實錄。並為看到這篇文章的人做禱告,願我們每個人的未來靈魂都不落入「死底坑」!
● 
【題目】黃金田老牧師驅魔
一九七九年前後,黃金田經歷第一次驅魔趕鬼的經驗。

◎宋澤萊

由於是擔任牧師以來的第一次,過程也相當艱辛,令他難以忘記。 

當時黃金田身膺台中聖教會的主任牧師,兼任台中市教會聯禱會的主席;又為了那一年復活節各教會共同舉辦的佈道活動而忙碌著,因此身體就又開始出現了狀況,只好去求診。

他因此認識了「靈光醫院」的郭大夫及其夫人。郭大夫夫婦都是澳大利亞的白人醫師,遠從澳洲前來台中行醫,將行醫的所得,都奉獻於台中一帶患有小兒麻痺兒童的治療。醫院收容了幾10位患有小兒麻痺的病童,免費提供吃住和醫療,並且不向經濟狀況較差的住院患者收費! 

黃金田牧師求診於「靈光醫院」,檢查後無礙。卻接到醫院轉介過來的一位「患者」。 這位患者叫做東美足(化名),身上有「著魔」的症狀。東美足那時還就讀於台中烏日的高級中學,而她之所以被發現異狀,是因為有時她在學校上課時,會發出怪聲和怪異舉動,干擾了別人上課。之前,曾先後在台大醫院、榮民總醫院、靜和醫院的精神科診療,卻沒有任何效果。 

基督徒可以為人做趕鬼的禱告和醫治,是《聖經》的〈福音書〉中所清楚記載的,而且救主耶穌自己也在傳道的過程中,為人趕鬼,把邪靈從被附身的人的身上趕出來。 因此,要分辨是「精神病患」或「邪靈附身」者,最好的方法就是奉耶穌的聖名為患者禱告。凡是邪靈附身的人,一聽到「耶穌的名字」與「聖靈」兩個字時,身體和表情都會出現怪異和掙扎的現象,甚至顏面會出現兇惡或陰森的表情。至於一般的精神病患,在為他們做禱告時提及「耶穌」名字或「聖靈」時,沒有特殊的反應, 這是邪靈附身和精神病患最大的區別。
● 
斷定了東美足是邪靈附身後,黃金田和那時還在讀神學院的兒子黃志恆,以及教會裏的牧師和一位女傳道陳香菊,準備為東美足趕鬼。在接下來的禮拜四、五、六共計3個晚上進行。由於之前毫無經驗,唯一的藍本就是《聖經》〈福音書〉中,耶穌為污鬼附身的人趕鬼的記載。 

當天吃過了晚餐後,他們就開始在牧師館讀經禱告。在一個小時以上的「準備期」後,就開始趕鬼。奉耶穌基督的名,斥責這名附在東美足身上的邪靈,要求其從東美足的身上出來。而每當以耶穌之名斥責邪靈時,東美足就開始出現痛苦的表情和掙扎的反應。在喉嚨裏出現吱吱呀呀尖叫的怪聲。稍作休息又唱十字架之歌時,東美足身上的邪靈也會在身內出現痛苦尖叫的反應。於是,陳香菊女傳道靈機一動,把教會收納奉獻的上面繡有十字架的袋子拿來,把袋子張開來放在東美足胸前,那身體裡的邪靈又開始痛苦地掙扎。
● 
黃牧師依照〈福音書〉裡所記載的耶穌趕鬼方法,先問在東美足身上附身的邪靈,究竟來自何處?!這名邪靈污鬼回答說:「來自死底坑!」

黃牧師又開始斥責這名來自「死底坑」的污鬼。牠卻說牠不願意出來,因為牠好不容易才找到東美足這個可以棲息的標的物,怎能輕易就放棄!?掙扎到晚上一點多鐘,居然從東美足口中冒出一句奇怪的聲音:「太晚了!累了!休睏了!」 聽到這句奇怪聲音,使這一群疲累不堪的趕鬼人突然笑了出來。想到「鬼也會累」,都覺得相當好笑。 

繼續到了第三天驅鬼,終於在半夜快兩點,污鬼從東美足的身上逃出,在空中冒出一股黑煙。

那一剎那間,東美足的鼻孔中突然冒出黑色的濃煙,那種濃煙的味道,就像一般廟裏所燒的香。當污鬼逃出來時,東美足亦昏倒在地;但奇怪的是,東美足的姊姊東美雲當時也昏了過去,而開始在喉中發出了怪聲。這其實也是《聖經》福音書中所提到的:污鬼會另外找可以附身棲息的地方。由於當時夜已深,只好再為東美雲做了潔淨的禱告;而後續一段時間,他們也再為東美雲禱告,終於才將污鬼徹底趕出。 

東美足返回南投山區的小鎮家中,晚上六點一過,又感覺到邪靈在她身上蠢蠢欲動。黃金田建議她到牧師館中來和牧師娘同住。住在牧師館的期間,這種現象就不再出現。可是,一回到南投家中,又開始出現異狀。黃牧師因此到東美足的家中探訪,才發現他們家中三樓,供奉了不少神明的偶像。他立即建議東美足父母,把這些會棲息邪靈污鬼的神明偶像除掉;但東美足的父母卻不贊成除去偶像。也因此,東美足的狀況時好時壞。

黃金田分析說,家中如果供有可讓邪靈污鬼棲息的偶像,則會使趕鬼的工作效果減低。甚至,在東美足的心底意識裏,有一個不明的區塊,也許仍然眷戀著污鬼存在時,所帶來的莫名所以的愉悅與滿足感。因為後來東美足在睡時,還會不知不覺中比出各種奇異的手勢,有時會出現某些神明偶像崇拜者在作法時的手勢,有些很像觀世音的某些手勢。

黃牧師因此就探詢她,何以在睡夢中會出現那些奇怪的手勢?東美足則回答說,她做那些法師所做的手印,是因為她那時正進入陰間地獄去救那些苦難的人。

東美足後來居住到新竹山間的一處尼姑庵去,情況時好時壞,有一次還打電話給黃牧師,說她的耳邊一直有人對她說話,叫她從尼姑庵附近的山上向山谷往下跳。黃金田勸她去新竹聖教會找劉瑞賢牧師禱告,才免除了她遭邪靈驅使跳入山谷自殺的危機。

在新竹聖教會進行禱告醫治以後,東美足一度情況非常良好,還前往當時在嘉義草嶺的「全省婦女靈修會」作見證,相當振奮與會者的人心。當時台中聖教會的女傳道陳香菊的姊姊陳香秀,所錄製的趕鬼過程錄音帶,後來帶回到家中給她們的弟弟陳波合聽。陳波合因此對基督信仰產生極大的信心。等到陳波合逢甲大學航空系畢業以後,就到中台神學院就讀神學,也在太平地區擔任了太平聖教會的牧師。陳香秀後來又把她的錄音帶拿給了好友周明杏聽,周明杏聽了以後,也就信了耶穌。而周明杏的弟弟,就成為後來的周明仕牧師。另一個弟弟周明田當時在美國擔任會計師,也在美國洛杉磯愛修園,擔任一位帶職事奉的兼職牧師。

回憶起這段經過,印證了耶穌基督在〈福音書〉裏所說的話:基督徒擁有趕鬼的權柄,用祂的名字趕鬼是最有效的。黃金田提及此事,當場感動得流下了感恩的眼淚,耶穌基督的話竟然是如此真實可信。雖然是深夜兩點,他仍無法抑制地,流淚超過半個小時。
【這段記事節錄自王世勛所著《從西港到耶路撒冷》一書,222─226頁】

檢視次數: 1137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基督教通訊

關於

© 2020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